您现在的位置: 党委宣传部 >> 网站 >>  精神文明  >>  校史馆  >>  正文
【流金岁月■乐师故事】真是快哉,快哉!———忆在乐山师专的日子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5-16
作者:■■■杜波 乐山师院88届校友

  应邀回到了乐山师院,参加同班同学谢立新女士2008年捐资100万设立的“立人奖学金”的颁奖典礼。
  重回自己学习生活了三年的母校,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样,似是而非的眼前,熟悉又陌生,瞬间唤起了好多快要淹灭在岁月长河里的大学时代的记忆:关于读书,关于爱情,关于周末,还有许许多多关于教室里寝室里食堂里操场上的故事,这真正是过去了20多年的事情了,旧了,淡了,平时基本不想了,任意留存。
  乐山师院当时是师专,在外的确没有什么名气,但在乐山市还算唯一的一所大学,我们还真的有一种优越感,与卫校、财贸校、供销校等中专校的同学比,自我感觉很好的。八十年代,当时老百姓称大学生为天之骄子,我们也搭个便车享受享受这种感觉。实际心里还是感觉尴尬的。就听说一些同学退学重考的,但我们家困难,没有这个条件,只好认了。我的爸爸在乐山沙湾工作,三叔的家也在乐山城边,自小我就知道乐山,熟悉乐山,喜欢乐山,唯一走得远一点的地方就是乐山,所以,对我来说,在乐山读书还很安逸,熟人多。管它是专科、本科,当时的我们还对文凭这些的重要性完全不懂,反正国家是要包分配的,每月国家的27斤粮食是稳当的,吃国家粮了,一个农民家庭的娃娃就这么点理想———只要有工作干有饭吃就可以了。因此,我们三年的大学虽然学校的条件不是很好,由于自己没有思想包袱,一个班上同学经济条件差别不大,日子过得还真可谓其乐融融的,快快乐乐的,简简单单的。今天回想起来,一切的一切都相当的有趣。就连同学间的恶作剧,当时把关系整得还是很紧张的,甚至闹翻了的都有,但现在大家一起重新谈起时,只有忍俊不禁了。
  三年大学,留在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有四件事情。依深刻度听我慢慢道来。深刻度为最的是85年的冬天,母亲在爸爸的厂医院里九死一生,落下半瘫的后遗症,我向老师请假去守母亲几天,她已经基本不能说什么了,只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浑浊的眼神,满脸的皱纹,含混的话语,我知道她不想死,姊妹三个就只有我才刚刚考上大学,兄弟和妹妹还很小,今后怎么办,她放心不下。特别是她一生牵挂的我的外婆———她的母亲,含辛茹苦几十年了,残疾的舅舅85年的11月因患绝症刚走,妈妈就因此一气病倒在乐山爸爸厂里,只有古稀之年的外婆还在仁寿农村一个人苦苦支撑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带着我年幼的兄弟和妹妹。26年过去了,这一幕常常浮现,让我知道了生之艰难,情之厚重,命之无常。回到学校后,老师同学知道了我家这个情况,搞了一个捐助活动,凑了70多元钱给我作生活费,我爸爸本身工资就很低,妈妈还要看病,他是没有任何办法拿钱给我的了。今天我为什么很感激我的同学们,因为这是一段永远忘不掉的情缘。
  深刻度次最的是88年快要毕业了,我在班上与一个美女同学谈起了恋爱,认识的同学都怀疑,因为这个美女外表形象气质的确很好,同寝室几个同学也喜欢她,有个把追求她的信都放到邮局了,很快又觉的没有信心,马上又去求邮递员把信留下来了,没有敢寄出去,胆子太小。我可能一是胆子大,敢当面表达我的追求,二是脸皮厚,几次遭拒绝仍死皮赖脸的献殷勤,水滴石穿,把美人终于请到我们寝室来一起吃饭,当时把美女同学请来和你一起吃饭了,就表明你与她恋爱了。哈哈哈,就气死他几个了,因为他们的条件都比我好。没有想到人的主观能动性是这么的大。至于我们这几个月的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就恕不赘述细节了,好在我们都基本知道是要分手的,准备各回各的地方工作,就没有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一次恋爱,虽然现在与她没有了联系,也感觉没有必要联系,心里还是充满对她的祝福之情的。08年一个大规模的同学会上,我们一起了,一大帮同学喝酒喝到很晚,连她都喝麻了,可能或多或少也有重逢的喜悦和伤感哈。20年转瞬即逝,青春的生命已经无处寻找,无影无踪,对也好,错也好,散也好,聚也好,喜也好,悲也好,都不重要了,曾经一起过是最重要的。
  第三件事情是毕业了,我去学校图书馆还借书卡的事情。我们考到学校后每人是发五张,每张卡可以借20多本吧,记不当清了。用完后可以再去换卡。当我把自己的借书卡怯生生的递给一个我认识的老师———我的师母时,她很激动的说,我在这里工作很久了,你是我看见的看书看得最多的学生,一般同学五张卡是用不完的,而你已经是换了第五次卡了。其他她也没有说什么赞扬鼓励的话,但从她的眼神完全可以感受一种肯定和信任,一种长辈对我们的期许之情。88年7月,毕业了,我从学校搬回家的只有满满的、沉重的七大箱书和数以万计的读书笔记。一直保持到今天的喜欢买书读书的好习惯使我一生受益匪浅,政治上不断进步,思想上不断提高。回想当时抱着大部头的书在图书馆、阅览室、阶梯教室,在寝室,在自己的床上认认真真看的情景,心里很温暖,很满足,很自豪。今天,我能够入党提干,能够在组织安排的每一个岗位上把工作干好,这可能与当时的读书学习还是有很大的联系吧。正因为读了不少书,自己才没有成为满嘴铜臭气的暴发户,也没有成为假话连篇的官僚,更没有成为无所事事的庸人,很庆幸啊!
  深刻度排在最后的事情并不意味着就不如前面的重要。我一直喜欢武术,有一点基本功,所以大二时被选入了学校武术队,说是迎接全省大学生运动会。管它因为什么,我在同学之间一下名气大了很多。那个年代,人们崇尚武术,习武强身的风气浓。记得86级新同学来的欢迎晚会上还安排我表演了一个武术套路,同学都刮目相看。武术课,老师就喊我来教大家,一招一式虽然不怎么中规中距,但同学们还是学得认认真真的,我还收了几个所谓的徒弟,实际就是寝室里天天一早陪我去学校操场锻炼的兄弟伙,基本的是6点前到,7点整完,先跑几圈下来,再练单双杠,下腰,韧带训练,武术套路,经常是大汗淋漓的回到寝室,再一起去卫生间冲一个冷水澡,爽啊!后来在学校当老师19年,早晨一般都与学生一起早操、跑步,在一个很偏僻的乡镇教书,放假了,如果没有事情就与当时的准老婆一起锻炼,越练关系越近,越练感情越深,就这样慢慢的成了一家人。美女爱豪侠,我知道这个道理,有预谋的。可惜我就一直没有成为豪侠。但我一直身体素质很好,可能要归功于青年时代的这个爱好。现在,我上下班都喜欢走路,在平时只要能走路的我都走路,也是想锻炼身体,同时,我很怀念那个朝气蓬勃的岁月。人之老在心,缺乏激情,没有目标,眈于享受,五脏六腑的功能就会慢慢地退化,人的生命力就会一天天的衰败,等你有一天突然感到大势不妙了,才重视起健康来,这已经无可救药了,纵有万贯家财,身居显位,又有啥用呢?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立人奖学金”的颁奖典礼。我是逢请必到,因为我尊敬每一个善良的积极向上的人和事。母校变化很大,但一草一木却仍然那么的亲切。报告厅灯火辉煌,看见20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品学兼优的师弟师妹站在领奖台上,幸福,激动,向往,一切的情感溢于言表。我都好几次热泪盈眶,感同身受,有人帮助是很幸福的。我羡慕他们,更羡慕谢立新同学,富者之仁,功及后学,提携之心,感动桑梓。尤其是自己还很荣幸的与大学老师相遇,共同出席,分别23年了,虽时过境迁,往事还历历在目,真是快哉,快哉!是记,于眉山。